【淄博晚报】为早日完成东部化工区搬迁

发布者:admin  更新时间: 2011-10-11   浏览次数:
      作为东部化工区搬迁的重要部分,计划将在今年10月底完成搬迁任务的新华制药207车间(主要产品是水杨酸和阿司匹林)的搬迁工作目前正在紧张进行中。10月4日,记者来到位于湖田镇官庄村南的新华制药新园区建设工地,这里的人们没有放假,而是一如往常地进行着各项建设施工工作。他们告诉记者,东部化工区搬迁是市委市政府部署的重要任务,不仅关系到新华的长远发展,也是为了给中心城区的人们创造更好的人居环境,为按时完成任务,就是再苦再累心里也甜。
“做梦都是管路阀门”
10月4日早上8点,记者坐上新华制药去往湖田新区建设工地的班车,与记者坐在一起的,是负责水杨酸产品羧化组设备安装的高任。
8:25,班车到达湖田园区。这是名副其实的工地,挖掘机正在开挖埋设管道的深沟,挖出来的土堆满了各处。道路还是土路,幸好几天前刚下过雨,此时道路上既没有漫天的扬尘,又不算很泥泞,“你来的正是时候。”高任开玩笑说。
汽车开进新华制药的工地,这里已是一派繁忙景象。几台大吊车在未完工的大楼旁挥着巨臂,到处都有人在忙碌。
高任领着记者走进水杨酸厂房。所有的设备正处在安装阶段,高任负责技术监管。“这个工作不容易干,操心多,责任也很大。”高任说。
说话间,高任对着一台设备直愣神。看了一会,他问现场安装设备的人:“那根管子应该是伸进罐里去的,而且根据图纸要求进去的部分要打上孔。”对方似乎有不同意见,两个人于是讨论起来。
记者听不懂他们的技术语言,但看得出两人都在试图说服对方。事后高任告诉记者,设备安装中有的必须按图纸进行,有的就必须对图纸进行修改,为此甲乙两方(高任把自己称作甲方,把施工方称作乙方)经常吵架,但都是为了工作。
“整天满脑子都是管路阀门,”高任告诉记者,“有天晚上做梦,梦见一根管子应该往东走的,却往西了,就跟负责安装的施工人员吵了一架,醒来后,那场景记得可清楚了”。
“争取一投产就生产出合格产品”
吴孝好是207车间的副主任,负责新园区的施工技术工作。作为技术“总管”,他跟乙方吵的架最多。采访中,记者有一种感觉,就是吴孝好他们把新车间简直当成了自己的艺术品,那要求就是精益求精,一丝不苟。
水杨酸厂房内墙的两侧要安装电缆桥架,按原设计,桥架离地面2.2米。那天,吴孝好一进车间,就看到了刚刚焊接到墙上的支架。“这个桥架太低,让人感觉不舒服。”吴孝好提出把桥架抬高。结果,桥架抬高了1.2米。“现在你再看看,”吴孝好很兴奋地对记者说,“两边的桥架一样高,很协调,空间也大了,而且桥架到设备的电缆线也平直了、短了,不仅合理,也很美观。”
像这样的改进,还有很多很多。“我们不仅要把设备安装的科学合理,还要美观好看,设备、管道整齐有序。”吴孝好说他们有一个目标,“要把这个项目做的很完美,设备一投产,就能生产出合格的产品!”
“为了新华,为了社会,我们无怨无悔”
抽调来搞设备安装的都是车间里的精兵强将,从7月底过来开始工作,至今没休息过一天。没有假期,没有周末。作为车间技术主任,吴孝好更是两边忙:上午早早去老厂区安排好工作,然后来工地;下午回老厂区后,再到车间查看一遍。
环境艰苦,责任重,时间一长,大家都有些吃不消。安烈坤是阿司匹林产品醋化组的组长,40岁出头,身体很好。但有一天,刚吃罢饭,安烈坤坐在那儿休息,突然就晕倒了。那天正下雨,整个施工现场道路一片泥泞,车开不动,大家就在后面推,硬是推着车走出了工区。到医院一查,也没查出啥病,医生说,可能就是太疲劳了。阿司匹林工段长房信军感冒十多天了,一直不好,仍坚持工作。他说,感冒老不好,可能与这里的环境不好有关,施工造成的粉尘,气焊产生的气味,长期在这样的环境里,肯定对身体有影响。
田云飞和祁海波是这里仅有的两个女性,两人孩子都还小,但同样每天跟男同事一样干。记者跟她们聊起来:“还是在总厂上班舒服,又干净,又有规律,还不用负这么大责任。”“那倒是。”小田说,“不过,新车间是我们一手建成的,而且搬迁后城里的人们有了更好的生活环境,想想这些,就无怨无悔了。”
  (晚报记者袁一军)
 
本文刊登在《淄博晚报》2011年10月11日,A-6淄博新闻版。
电子版来源:http://www.zbnews.net/zibowanbaodzb/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