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幸福

发布者:马鑫良  更新时间: 2010-02-03   浏览次数:

 

     马鑫良  新华医贸

那日我和妻子在公园里散步,对面走过来一对中年夫妇。我没在意,继续往前走,那个女人忽然喊住了我,像老朋友似的问候,我看了看她有些面熟。那个女人似乎感觉出来了,说我是送报纸的。我这才想起来,每天送报纸的就是她,她接替别人没几天就主动敲我们家的门说以后这片就是我为大家服务了,并建议我如果再订其它报纸、杂志就打手机给她。她说我们有任务,如果你从邮局订,领导会不满意我的工作,说我工作没做到家,我找这份工作不容易。我没往心里去,就答应她了,至于她的模样确实没刻意去记。经她这么一提醒,我想起来了,礼貌性地和她打了招呼。她旁边的男人也客气地和我打招呼,我也觉得面熟,有些想不起来。这男人笑了笑,说我是送矿泉水的,去过你们家。那女人笑了笑说我们是“同行”。我问周日休息么?她说她休息,丈夫原来不休息,但后来每个周日他都不上班了,平常都忙,没时间在一起,现在好了,周日能在一起散散步了。

  望着他们的背影,我觉得他们肯定很幸福,或许他们的日子很简单,但他们的心情一定很好。简单的工作、简单的生活,也就有了简单的幸福。

  有次去参加婚宴,一桌子人坐下来谁也不认识谁,大家心照不宣,只是为了一对新人来祝福来吃饭。我旁边坐着一对年轻人,像是刚结婚不久。刚上菜,女人接了个电话出去了。男人就看着我们吃,等那女人回来。但女人依旧站在门口接电话。当上第三道菜时男人动了筷子,每上一道菜就夹点菜放到女人的盘子里,他也不吃。终于等女人接完电话回来了,她低声说是家里打来的。男人说快吃吧,菜都凉了。那时我在想,他们的日子一定过得很美满很幸福,简简单单的一顿饭菜就能看出彼此照顾,彼此信赖。

  父亲搬新居后留下一套平房,院子里有一小片菜地,是父亲自己动手收拾的。我们没事就过去住几天,父亲说菜地土质很好你们没事时种点菜就够吃了。于是我和妻子种了茄子、辣椒、西红柿,结果一年下来什么也没结果,只有几棵瘦瘦的向日葵勉强活下来,也没结几个籽,真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本来简单的种菜之事很简单,却没能如愿,父亲说你们根本“不用心”,所以它们懒得长。我想也是,有些事很简单,却不是随便就能完成的。没用心,没有爱,自然结不了果。像幸福一样,看似简单,如果不用心,不去呵护,何来幸福?

那个送报的女人一定很有成就感和幸福感,简单的幸福并不简单,如同有人所说幸福是什么?答:“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可是,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去争取的。我们用一颗平常心生活,那么,幸福才会渐行渐近。起码我们在看淡了大起大落后,懂得生活原本就是需要一种幸福,哪怕最简单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