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爱南京

发布者:admin  更新时间: 2013-11-19   浏览次数:

       在我心里,没有一座城市如南京一般,背负着如此多历史的沉痛和婉转媚艳的传说。古寺的山吹黄、城墙的鸦青,灰杂草的艾绿、天际的空蓝,静谧中,诉说着过往,喧嚣里,看尽了浮华。朱自清先生曾经写到过,逛南京像逛古董铺子,到处都有些时代侵蚀的痕迹。你可以揣摩,你可以凭吊,亦可以悠然遐想。而我,挥别南京时,不禁扪心自问:南京,终究看到了什么?
                                            (一)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我自认为,南京最精彩的地方当属秦淮河与夫子庙。相传秦始皇东巡时,望金陵上空紫气升腾,以为王气,于是凿方山、断长垅为渎,入于江,后人误认为此水是秦时所开,所以称为“秦淮”。秦淮河对面,是天下文枢夫子庙,是江南贡院,是天下文人的圣地,是锦绣文章的诞生处,另一侧便是衣香鬓影,宝马香车,丝竹绕梁,胭脂红粉,纸醉金迷,六朝金粉的秦淮河,随着历史长河的流淌而经历着变迁,而历史恰恰又是秦淮河的养料,2500年的历史,使得秦淮河把南京的历史文化、地方特色融进了骨血。
      固然,秦淮河是美丽的,水波如玉,风光旖旎,但若论靓丽,秦淮比不过西湖,她没有西湖水光潋滟山色空蒙;若论肤色,她比不过东湖,东湖的水真是绿如碧玉,掬在手心都化不开;若论清澈,她比不过漓江,漓江的水清澈见底,纯的透亮;若论气势,她比不过洞庭,洞庭湖水烟波浩渺,水天一色。那么究竟是什么,让秦淮盛誉千百年不衰?
      “江南的夜,就是秦淮河的夜”因为这一句话,我在夫子庙待到华灯初上。坐在小船上,船静静地行,岸上的喧嚣渐行渐远,漏过来些许,也像是另一个世界,与这里无关;远处,丝竹弦乐借着水声传来,倒像在耳边低吟浅唱,缥缈又亲近。     
        这一条水路,串起的故事太多。从六朝的乌衣巷出发,白鹭洲、秦淮八艳之一李香君的香闺。“桃叶望渡”是王献之等候爱妾桃叶的地方;吴敬梓故居,是多少文人观摩的圣地;瞻园、江南贡院,一步一景,步步都是故事。
      在秦淮河上,即使只是一座座横在河上的桥,也是有来历的。赏月佳地玩月桥、“朱雀桥边野草花”———朱雀桥、文官下轿的文德桥、武官下马的武定桥,白鹭洲里“长桥选妓”的故事更是将美丽与佳话结合在一起,成为金陵四十八景之一。传说老南京人有中秋“走月”的习俗,外出游玩至少要走过三座桥,秦淮河上桥梁众多,也就成了“走月”的好去处。而文德桥,更是有个赏月奇观:每年农历十一月十五日午夜前后,站在桥头看秦淮河,竟然桥两边的水中会出现各半边月亮。文德分月,分开的又何止是月影。这座桥本身,就耐人寻味。桥的一端,是苦读学子希冀能一展才华的科举考场,也是儒家的道德之地;另一端,却是酒肆妓馆如云、纸醉金迷。所以说“君子不过文德桥”,不过,一座桥又能挡住什么?否则,也不会有《桃花扇》的传说,也不会有董小宛与冒辟疆的神仙姻缘……
      这才是秦淮河独特的风景。坐在游船上,耳畔传来一阵琵琶声,竟是《金陵十三钗》里的《秦淮曲》,应景也应心,引起我一阵遐想……
      十里秦淮,桨声灯影;十里秦淮,流光溢彩……(向海燕 301车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