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里赏花去

发布者:  更新时间: 2014-04-22   浏览次数:

      看到朋友在微信上发的照片,满树的梨花如雪般盛放,我便再也坐不住了。给朋友打了电话,约好时间直奔目的地———淄川峨庄云明山。
      山路盘旋,路边不时闪过已经凋零的红杏和将要残败的桃花,我有些忐忑,不知道今日踏青还能不能赶上花期?
      刚到云明山脚下,就到了“明清古村”上端士村。上端士村就依傍在云明山的怀抱中,古老的房屋,沧桑的旧巷,青石板的街道,石碾石磨、草檐灰瓦,走在这宁静的小巷中,仿佛岁月流转,原汁原味的明清风韵静静凝滞在这里……时不时有盛放的樱桃树伸出墙外,山楂树、黑枣树、香椿树、花椒树、杏树,这里是天然的植物学堂,也是大自然丰厚的馈赠。“茅檐午影转悠悠,门闭青苔水乱流。百转黄鹂看不见,海棠无数出墙头”。这是王安石竹杖芒鞋漫步徘徊古街时,写下的古街赋。徜徉在这里,才知道什么是世外桃源,岁月静好。
      朋友问我是爬山还是赏花,我毫不犹豫选了赏花。毕竟,山就在那里,不急在一时,而花期错过了就只能再等来年。两家人沿着山路慢慢攀登,山风阵阵,带着独有的花的香甜气息,远远望去山路上花瓣堆积,竟如刚下过梨花雪一般,“侵阶草色连朝雨,满地梨花昨夜风”,这里的落花与雨无关,因为这微凉的山风,这里的花才开的这样迟吧?
      远远的看到山那边大片的雪白———是梨花!抑不住心头的狂喜,脚下加快了速度。这里是上端士村的别墅群,不知道是谁的手笔,我想这人必定不是一个单纯的商人,也许这里寄托了他的梦吧!灰瓦蓝墙,玻璃窗,矮小的栅栏,繁花掩映弯弯的小径,数十棵碗口粗的老梨树,枝干虬曲,高入云霄,盛放了满树的芬芳。蓝天、白云、老树、繁花,简直让人身心俱清。古人说梅花雪,梨花月,赏梨花最美的时光自然是在月下,“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人间天上,烂银霞照通彻。”那是怎样的美景?悠然神往之余我不觉笑自己的贪婪。雪做肌肤玉作容,不将妖艳嫁东风,梨花的高洁只能到丘处机的《梨花辞》里去寻了,“天姿灵秀,意气舒高洁,不与群芳同列;浩气清英,仙材卓荦,下士难分别。”此刻若丘道长在我必问他:上端士村的人可算“上士”?配不配得上这满村的梨花?
      大约是看出我们的意犹未尽,朋友再次驱车我们直奔博山。飞驰在寂静的山路上,路边不时闪过的红霞不时提醒我们枝头春意闹的不只是红杏,桃花的妖娆从来无人能比。将车停在路边尽情赏春,满树烂漫的桃红如万枝丹彩烧灼,绵延数十里,几乎要将这寂寂的远山融化一样。桃花古来与爱情攸关,从崔护的人面桃花开始,到今日的“桃花运”,再到辟邪的桃花符,桃花的一身秉承了浪漫与坚贞。祝融烧破鸳鸯锦,王母推落珊瑚枕,我想唯有这样的神话才当得起眼前的美景吧?
      回来的路上,不断穿过与世无争的小村落,家家种桃树,户户有春意。“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原来唐寅的桃花源穿越了几千年的时光竟“藏”在这里,我不觉笑了。
      春日寻芳,未必需要远走,有时只在咫尺。云明山,夏日的你是什么景象?(向海燕 301车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