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汪国真

发布者:  更新时间: 2014-05-27   浏览次数: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我不去想背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只要热爱生命/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这是诗歌爱好者耳熟能详的一首诗,作者是汪国真。上世纪80年代末期当我第一次读到这首题为《热爱生命》的诗歌,就被它的清新隽永和贴近生活的风格所打动。因此,在“汪国真文化现象”像潮水涌动的时尚中,我也像众多的年轻人一样诵读、传抄汪国真的诗,他的《微笑着走向生活》、《能够认识你,真好》、《旅行》、《如果生活不够慷慨》、《感谢》等诗作成为朋友间“显示文学时尚”的谈资,那些经典的诗句,如“我喜欢出发/只为到达的地方都属于昨天”、“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不论你是站着还是跪着/命运都会不加改变地到来”、“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等,让我受益的不仅是语言,还有思想。
       5月17日,山东理工大学艺术中心,终于等到了已经延期了的“第七届淄博市读书节大讲堂”的开讲。讲座的主讲人是著名诗人汪国真。很感谢政工部的同志把炙手可热的讲座入场券送给我,让我有了聆听汪国真的机会。
      时间还不到9点,可容纳千余人的会场已座无虚席,甚至在过道上也站着一些人。我去得还算早,也只能坐在16排53座,紧挨着过道。热情的听众都是年轻人,以大学生为主,这多少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汪国真是我年轻时的文坛明星,年龄也比我稍大点,我担心在诗歌被边缘化的今天,年轻人还喜欢诗吗?汪国真还够得上年轻人追星的资格吗?我的身旁有一个小伙子,很端庄地坐在那里,我就问他,你知道汪国真吗?他摇摇头回答我,他是跟领导来的。虽然我不知道他的领导是干什么的,但就凭他喜欢汪国真,我就可以断定他应该具有的人文素质。
      汪国真的讲座是在一段音乐中开始的,这段音乐是他为古代诗词谱的曲。对于汪国真,过去很多人只知道他在诗歌领域里的杰出成就,而他在书法、绘画、音乐方面的才能,说实话,此前我真的闻所未闻,听了他的介绍,才知道他已成功举办过个人书画展、个人音乐作品演唱会,所以当他把多方面的才能在讲座现场展示给听众时,听众报以阵阵掌声。尽管有人戏谑汪国真是诗不如画,画不如书法,书法不如音乐,但我相信他最高的成就还是诗,这是他的看家本领,否则怎么会有“被盗版二十四年”的“荣幸”。当然他的其他艺术作品也非常了得,据说有比较高层次的书画作品拍卖会上,竟然出现了他的书画作品的赝品,非大家不足以出此状况。
      不过我还是喜欢听汪国真讲他的诗。他以“诗从生活中来”、“艺术是可以相通的”、“怎样写好诗”等方面讲了他的诗歌创作以及生活经历,让我不仅见到了汪国真,而且见到的是“一个活生生、立体的汪国真”,听他叙述如何发表第一首“顺口溜”,如何骑自行车进中南海,而且从大门单腿蹬滑到怀仁堂,他的诗如何被青年男女用来追求爱情或拒绝追求等。我记住了一首被女生用来拒绝男生追求的诗:“阳光纵然慈祥/也没有力量/让每一棵果树/都挂满希望/我们怎能责怪太阳//我纵有爱心/也没有可能/圆你一个/绮丽的梦想/对此 请你原谅/”(《请你原谅》),而一个男生拒绝女生直接就用了汪国真一首诗的题目:“给我一个微笑就够了”。这都是些生动的故事,听起来兴趣盎然。我想,会讲故事的人,他的书面语言也应该会吸引读者。
       我曾认为,汪国真的诗就像他讲故事一样平实,手法几近白描,其实不对;他也讲究诗的含蓄,讲究诗句的凝练。如他的诗句“抬头看看落叶/低头望望天空”,前一句是写树叶落地前在空中的变化着的姿态,后一句是写湖水却没有“水”字,含蓄致两家出版社不得不询问是汪国真是他写错了还是他们打印错了。他从陪同他游西湖的同行说的“西湖看多了也就那样”,提炼出“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从医生“医生医术是否高明由病人决定”,提炼出“从别人那里/我们认识了自己”。这样的诗句一定会带给人们咀嚼和思考,正如他所总结的:好的诗歌不但要通俗易懂,还要能引起共鸣,能经得起品味。
      最后再说说汪国真的音乐。在讲座中,他现场播放了一首叫《别令西湖冷》的曲子,当时来不及细听,回来后在网络上搜到了该作品,同时搜到了他的《别令西湖冷》的词:“树摇窗影,别令江南冷。绿水青山四时景,顿教无言泪哽。人生一瞬百年,哪堪去去还还。不论漂泊何地,只祈如水如船。”读着词,听着音乐,想着生活中的诸多往事,感受良多。我不是一个泪点很低的人,但我的眼睛还是潮湿了。(任翔 204车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