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班长

发布者:  更新时间: 2014-08-05   浏览次数:

       今年4月的一天,胶东一位战友来电话告诉我,我们当兵时的老班长出海作业与家人失联,多方寻找一个多月没有音信。接到此信息我立即联系了几位淄博的战友,开车赶到老班长的家。
  老班长的家在胶东荣成的“烟墩角”村。“烟墩角”村是个依山傍海、景色秀丽的小渔村,每年十一月至来年三月间,总有数千只野生大天鹅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到这里越冬。由于人们自觉爱鸟护鸟,天鹅也与村民建立了浓厚的感情,人与天鹅和谐相处,海滩也由此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为美丽的海湾平添了无限生机……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游客纷至沓来。
  去年老班长为了利用旅游资源,给全国各地的旅游爱好者创造一个既舒适又便宜的吃住环境,他把自己居住的老海草房改建成了“鱼家乐”旅馆。旅馆不大,装修的很有海的韵味,室内室外收拾的十分干净,在这里住宿可以免费品尝到当地的海鲜。当时我还承诺今年冬天一定带我的好友再到老班长的家,观天鹅、品尝海鲜,没想到……
  老班长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说话嗓门很大,带着浓厚的胶东方言。当兵刚下连队时他是我的班长,他复员后我接了他的班。在部队生活的几年,我与他结下了兄弟般的情谊。
        1977年,部队响应中央军委的号召掀起了军事大比武高潮,老班长军事素质过硬,是连队各项比武的第一名。正因如此,我们班被连队推选为参加军区“建制班”军事比武。当时为了参加军事比武,他带领我们训练吃了不少苦。盛夏伏天,穿上训练用的刺杀防护服,骄阳下一练就是七八个小时,汗水浸透了衣服,脱下来能拧出一碗汗水来。武装穿越障碍项目,因为我个子高、基础差,特别是过独木桥时,由于重心不稳经常从桥上掉下来。为了提高成绩,老班长每天晚上都要给我单独“开小灶”加练指导,经常练到很晚。在班长的带领下,我们班参加的六个军事比武项目获得了两个第一、两个第二,总成绩获得军直第一名。
        有一年老母亲到部队来看我,晚饭后轮到我上饭后岗。那天晚上正赶上部队礼堂放电影,老班长吃完饭拿起枪替我上了岗,我有点不好意思,不想让他替岗,被他训了一顿:“你母亲就是我母亲,好好陪老人家看场电影”。
  在老班长家,望着我们当年一起参加军事比武获奖后的照片,看着老班长笑容可掬的面孔,我们在一起战斗生活的情景不断在眼前闪现,泪水浸湿了我的脸。
  站在老班长家门前的防浪堤上,面对浩瀚无际的大海,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心中一直在为老班长祈祷,模糊的眼前我仿佛看见老班长正划着一叶小舟缓缓向岸边驶来。(顾兴福 工会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