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的车站

发布者:  更新时间: 2014-09-23   浏览次数:

       早在我还是一名中学生时,我最爱读的便是朱自清先生的《背影》,无数次热泪盈眶后,我想也许有一天我能去浦口火车站看看,看一看文章中出现多次的老火车站。哪怕只是在那里枯坐一会,徘徊一瞬,亲自踏一下平行、弯曲、交叉无限延伸的铁轨也好。甚至梦里都是夕阳艳影里的绿皮火车来来往往,伴着长长的汽笛,让我醒来怅然若失。
      这一天路过南京,几经辗转,去看我思念很久的火车站。坐轮渡,穿长江,走出中山码头,浓烈的民国气息扑面而来,经历百年沧桑的浦口火车站就这样静静伫立在我面前。
      浦口火车站位于长江北岸,又称南京北站,建于1914年,是当年津浦铁路的终起点,历来为南北交通要冲和兵家必争之地。“一座浦口火车站,半部民国近代史,”在中国近代史上,浦口火车站见证了宋教仁遇刺、孙中山奉安大典、人民解放军渡江战役等历史事件。1918年冬,朱自清北上求学,那一年他用一篇文字将父亲的背影永远铭刻在浦口火车站的站台上。2004年,最后一班8084次南京北—蚌埠班车缓缓驶出后,始建于1914年的浦口老火车站从此归于沉寂。
      浦口轮渡码头与火车站主楼相接的是拱形长廊,保持了民国的风貌。浦口火车站主体大楼坐北朝南,共有三层,黄色楼体墙面斑驳陆离,高而窄的窗户,尖尖的红色屋脊。现在大楼已封存不让进,我只能透过厚厚的灰尘看一看大楼内部的面貌。主楼前方是广场花园,正中央是停灵台。1929年,孙中山的灵柩通过津浦铁路从北京运抵南京,曾在这里停靠,通过浦口码头运过江,安葬于中山陵。在广场中央有一个圆球形雕塑,是孙中山奉安大典的标志性雕塑———直径5米的地球仪。听本地老人气愤的讲文革期间,石球下方的汉白玉基座被砸毁。被毁的汉白玉基座上烫金雕刻着孙中山的遗书及三民主义的部分内容。
      售票处位于候车室的东南,黄色楼体红色屋顶,拱形门窗,斑驳破旧。沿着主楼往前走就看到西侧———曾经的车务段大楼,红顶黛墙,极为精致。我边走边透过蛛网密布的玻璃窗向里看,直到看到检票口迂回的铁栏杆,再往前应该便是月台。因为大门落锁进不去,我只看到绿树掩映下的荒芜,和几辆废弃的绿皮火车。
      万幸的是因为浦口火车站特有的清末民初风貌,深厚的民国历史底蕴。近年来大批影视剧组到这里拍摄外景,浦口火车站变成了舞台。《孙中山》、《国歌》、《情深深雨蒙蒙》、《金粉世家》、《北平小姐》,浦口火车站依然频频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当然所有这些也抵不上一个人的文字:就是那位为了给儿子买几只路上吃的橘子,吃力地攀越站台的父亲的背影。
      沿着陈旧的马路继续前行,法国梧桐掩映下破旧的民居,皱纹满脸的老人,穿着旗袍的小丫头,绿漆斑驳的铁门,锈迹斑斑的铁轨和几辆临时停运的客车,手拿相机的游人,构成了这座百年老站独特的风韵。
      离开车站前,我静静坐在广场的木椅上,用手机放了一首歌,是李珊殷的《离别的车站》。歌声里,再一次回首静静地看一眼这座孤寂的火车站。也许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彻底被人遗忘,湮没在飞速发展的繁华里,可是岁月流转,那些无法忘却的往事终将镌刻,永不忘记。(薛玲 301车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