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老时光

发布者:  更新时间: 2014-10-16   浏览次数:

      近日读到罗兰的《好老时光》,触发了对儿时“好时光”的回忆。
      那时家住在新华药厂宿舍76楼,每到傍晚去锅炉房打水、食堂买馒头的人们匆匆穿行在小巷、街道中,当耳畔回荡起刘兰芳的“杨家将”、“岳飞传”的评书广播时,一天的晚饭开始了。匆匆吃完饭,如果是周六晚,天气好的话,大家不约而同的聚集到“灯光球场”,那里的灯真亮啊!孩子们三五成群的在大罐上爬上爬下,大人们则聚在一起练气功、打拳、唠家常……最激动人心的是看露天电影和文艺表演,那里俨然成了新华人的活动中心。
      在我记忆中,家里最先添的大件是父亲托表哥从青岛捎来的“二八”大凤凰自行车,乌黑铮亮,金火火的凤凰标志在我们楼道里的“永久”自行车堆中格外显眼。每天爸爸下班后都会迈着沉重的步伐“咚咚咚”的将自行车搬到五楼家中,及时抚去尘土,给链条上油,直到厂里加盖了小伙房(储藏室)。
      小学三年级时,我对学自行车着了迷,每天放学后在楼下焦急的等着父亲下班,接过自行车,小跑着推到小路上练习,父亲嘱咐:“小心别磕了车子”!路上经过的大爷纠正道:“小心别磕碰着”。那时我完全是自学成才,先将左脚踩车蹬,右脚蹬地将车子遛稳,从三角车架斜插踩右脚蹬,摔倒是难免的,我磕破了三条裤子,终于学会了骑车。可正是因为我先学会了骑车子,带热水这项费时费劲的活也非我莫属了。
      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周日父亲骑车带我们一家五口去郊游,到王舍附近的树林中探险。车子大梁上坐着我和姐姐,后座上载着抱弟弟的母亲,一路有说有笑。现在想想像玩杂技一样,可那时家家男主人有如此过硬的车技。
       最兴奋的事情是夏季大雨过后,天空挂着一轮彩虹,马路积水过膝,小伙伴们一起在路边趟水,看大哥哥们拿着大扫把扑蜻蜓,那时的蜻蜓真多呀!
  最盼望的事是厂里分西瓜,这时我们闻风放下书包跑到厂门口帮母亲抱西瓜。那时的西瓜真大、真甜,如有破口的可当场解馋。一家家喜气洋洋的将一个个大西瓜搬回了家。母亲总是左拍右看将西瓜按生熟排好滚到床底,持续吃一个多月。
      最爱吃的水果是不常见的桔子。那时最常吃的是小国光苹果,用柳条筐盛着,一买几筐,能吃一冬。桔子是南方水果,酸甜多汁尤为可口。有一回母亲一次买了十斤,为了细水长流,将桔子装包放到了高处,每天一人分一个小橘子。可是有一天晚上我们每人却分到了好多半个的桔子,原来桔子不耐储,坏了大半儿。现在母亲想起来还因没及时分给我们吃而坏掉,懊悔不已。
      我庆幸在那样物资匮乏的生活中,父母能使我们在“新华”这个大家园里,有这么多温馨快乐的回忆,回忆这久久难忘的好老时光。(冰儿 301车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