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车记

发布者:  更新时间: 2014-12-17   浏览次数:

        1962年,我在北京第六十三中学读初中二年级,虽说是困难时期,教学中强调劳逸结合,每周六下午都有劳动课,一般到陶然亭北一所皮革厂劳动,有时也会安排一些其它的活。这次老师提前一天告诉我们,要到人民大会堂南侧草坪割草,并嘱咐我们劳动时的注意事项,说朱德委员长在人民大会堂里办公,休息时可能还会到室外草坪散散步。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国政府规定,只要有外国元首来华访问,必须夹道欢迎。每次我们学校都被分配在西长安街的民族文化宫附近。多次去后我知道,向东就到天安门广场了。 第二天中午我在学校食堂吃过饭,骑上二六型永久牌自行车,沿菜市口向北到西单再向东直奔人民大会堂。这车放在哪呢?既然在人民大会堂劳动,我想车就应该放在大会堂里,我搬起车沿人民大会堂东侧台阶向上走,快到大门口时才发现所有门都关着。我看这地方离下面马路已经比较远了,台阶又很宽,车放在这里应该安全,于是支好车锁上锁,大大方方找同学去了。
      我们站好队伍,一名老师傅打开一扇铁门,进入里面,每人发一把镰刀,师傅讲讲干活的要领,一个班四十多名同学,大家说说笑笑,两小时左右就开心地干完了。
      我出来后到大会堂东门取车,一看车怎么不见了,心马上慌乱起来,走路都没力气。这车是我上初一时,父亲托人在广西柳州花216元买回来的。我非常珍惜它,每天骑它上下学,晚饭后我都要擦擦车,然后再用布盖好。看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我一边走,一边回忆放车时的情景。真是傻了眼,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突然从大会堂走廊一端出来二名巡逻的解放军战士,左臂上带着红袖章,腰上别着枪,我一看吓了一跳。其中一名战士向我喊:“干什么的,还不快下去”。我颤颤悠悠地说:“我找自行车,刚才去大会堂南草坪劳动,把车放在这里,回来就不见了”。两位解放军战士看到我着急的样子,非常同情我说:“你上来,看看那车是你的吗”?我到走廊里头一看,我的车就在那里,再看看两位战士在笑。“你也不想想,自行车能存放在大会堂台阶上吗?要是有人照相留念,把你的车也照进去,大会堂成什么了,卖车的吗?”这时我才知道办了件傻事,赶忙向二位解放军战士道歉。
      事情已过去50多年,每当我回到北京,路过人民大会堂,车上的乘客往往是面向天安门广场,而我则是向西看,看人民大会堂的台阶。回忆我十几岁时办的这件傻事。(离退部 孙建华)